艾木黎

血管中炸开的一代

【醋坛cp】无题




好久没看农药了,不知道剧情有没有出入,有出入的话就当原创看吧
文笔渣,写出来的不及脑子想的万分之一
比上次还短小,咳






夜深露重,李俶把最后一本批完的折子放好才舒了一口气,他揉揉有些酸痛的眼睛,起了身,拒绝身旁宦官的跟随,自己在庭院里踱步望月。
是老了。
曾经通宵看完折子第二天依旧可以精神抖擞的上朝的人现在却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他摸着没有束发松散的长发,就着月色能看到夹杂在黑发中些许的白丝,吐出一声叹息。
家国犹在,却不再繁华。
如今他坐上皇位已有二十余年,被权利阴谋算计弄的疲惫不堪,他闭上眼睛任由风轻抚过他的脸颊,唯有此时,少年时的一些光景像是破壳的雏鸟,颤颤巍巍的,小心翼翼的冒出个头,他已好久没有看见珍珠,他曾经最爱的女人,在他明明在最困难的处境却做着最张狂的决定时陪伴左右,帮他出谋划策,不离不弃,像朵昙花一样把她的最美的年华都给了他,从此消失不在,永远留在了他的记忆中。
李俶笑了笑,想起来却依旧有些难过,爱被时间耗尽了,只留个念想,他终是负了她。
夏季的夜露水很重,凝成一大珠一大珠缩在树叶上花骨朵里,在青草间摇摇欲坠,终于承受不住重量啪一下砸进了泥土,激起一片芬芳。只是溜达了溜达,亵衣外披着的袍子边角就被露水打湿了。
就像是那个漫无天日的雨夜,雨水混合着血水,漫过他那落了地的衣脚。
李俶下意识攥进手,握的生疼。
李倓死前的面容在他脑海里摇晃。
李倓看着他,眼神带了点悲伤,却炙热的要灼痛人心,像是把所有隐藏的情感都耗尽一般的看着他,他冲他温柔的笑了,声音像是耳语,但他听到了,“哥,别哭。”
下一秒血光四溅,只剩下慕容林致声嘶力竭的痛哭,他跪在地下,一句话都说不出。
回忆像是梦魇,他回过神抬手擦了擦眼角,仰着脸望着月亮,月亮清浅的光芒落在他的眼上,没擦净的水光跟着闪了闪。
“倓儿,你看,这国还是我大唐的天下。”李俶冲着月亮喃喃,声音发哽,“虽然他受了很重的伤,但我会一点一点把他治好。”
“倓儿,这是你我的愿望啊。”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