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木黎

血管中炸开的一代

陈均平x苏凯文

路小楠瞪着眼前这个醉得东倒西歪的男人,男人仰头喝了一口酒啪的倒在了桌子上,嘴里叽叽咕咕的还在嘟哝,“小兰你说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为什么他要离开我…”说着说着委屈了起来,撅着小嘴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沾湿的睫毛往上一挑看着路小楠。
本来还想纠正眼前人发音的路小楠瞬间母性大发,怜爱的看着这个失恋了的男人,“是他不好,凯文这么好是他不珍惜你。”说着想伸手顺顺那头软软的黑发。
“不许你这么说均平!”苏凯文像是只被激怒了兔子,噌的一下坐的倍儿直,一双眼角还泛着泪痕的瞪着她,“均平一定有他的苦衷。”
“好好好。你醉的你说的都是对的。”路小楠也不和他吵,盯着又去和一瓶新啤酒的瓶盖大战三百回合的苏凯文心里默默安慰了一把自己,自己到底是怎么做到从喜欢他被婉拒又到如今的闺蜜两人组的呢?
其实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凯文对那个陈均平动了真感情。
苏凯文是个天然呆萌,神经大条到人家女生玫瑰花都送到他手里了就差没说一句我喜欢你,他居然开心的把花种在了学校的花园。
路小楠真怕有一天这货被大灰狼拐跑。
大灰狼就是陈均平。
陈均平是去他们大学接他女朋友的,本来是准备个惊喜出现给女朋友,结果就撞见了女朋友和别的男人kiss的场面,女朋友看着他异常狼狈,他就冲她笑笑,摇摇手中特意买的小蛋糕,一个抛物线就扔进了垃圾桶,连句话都不赏给前女友转身就走了。
走了一段路从兜里掏出烟盒嘴里衔出一根刚要点火,一个普通话不太灵光的软软的声音冒了出来。
“同…同学不要抽烟。”
陈均平心里本来就窝着火呢,抬眼的瞬间话也说出来:“你他妈管得着我吗!”
面前的人软软的刘海下像是受惊的小兔子般的眼神看的他一阵喉头发紧,咽了口口水才发觉好像哪里不对,他挠挠头发,有些不耐烦,“我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哦。对不起。”小兔子乖乖的点头道歉。
陈均平觉得自己不太好,“你叫什么?”
“苏凯文。”
“有兴趣一起吃个饭吗?”

完。


其实我是凯均党啊哭

评论(2)

热度(6)